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国内教育 > 国内视点> 正文

一个国贫县的幼儿园突围启示

www.jyb.cn 2013年11月21日   来源:中国教育新闻网—中国教育报

仅用了一年多,湖南古丈县的毛入园率从不到50%飙升至87%  

一个国贫县的幼儿园突围启示 

 

  湖南省古丈县默戎镇翁草村幼儿园设在村委活动中心,图为志愿者教师在带着孩子们玩游戏。(资料图片)

  一个试点项目正在改变湖南省古丈县的学前教育历史。  

  截至2013年10月底,全县几乎所有村都有了幼儿园。78个山村幼儿园,让遍布于大山深处村寨的1113名幼儿,从此有了快乐家园。  

  两年前,这个县的幼儿毛入园率还只有44.1%,两年后,该县幼儿毛入园率就飙升至87.29%。  

  这个试点项目叫“山村幼儿园计划”。低成本广覆盖,多方力量参与,全新的办学模式,良好的社会效益,这个项目不仅改变着古丈县的学前教育历史,也为破解我国边远山村学前教育难题带来了有益启示。  

  幼儿入园难困扰山区县  

  孙子入园难曾困扰陈红秀一家。  

  67岁的陈红秀是古丈县坪坝乡亚家村人,膝下有4个儿子5个孙子。尽管亚家村离坪坝乡中心完小只有3公里,那里办有学前班,但由于儿子儿媳全部在外打工,单靠陈红秀与老伴,根本无力把孙子送到中心完小的学前班去上学。  

  因此,她的5个孙子中,有4个没有上过幼儿园,就直接上了小学。“我们也想让孙子上幼儿园,可这不是条件不允许嘛。”陈红秀说。  

  实际上,对于坪坝乡的许多孩子来说,一年前,要上幼儿园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坪坝乡中心学校校长田波说,坪坝乡有1.1万余人,12个村,全部分散在大山之中,最远的村离乡政府有20多公里,步行得5个小时。“全乡大约有300名3到5岁的幼儿,多为留守儿童,今年在中心完小上学前班的只有164人,还有偏远山村的100多名孩子根本不可能到乡里入园。”田波说。  

  古丈县位于湘西自治州中部,武陵山脉中段。这个只有14.37万人口的山区小县,素有“九山半水半分田”之称,人们笑称“戴眼镜都难找到一块一亩的平地”。即使是县城,也有三条隧道贯穿其中。  

  这个以土家族、苗族为主的国家级贫困县,受历史、自然条件、投入等因素的制约,乡镇道路交通建设仍然滞后,到2012年年底,全县仍有4个行政村、100多个自然寨没有通公路,70%的农村公路是泥石路,只通不畅,村组之间往来、学生上下学全部靠步行。最远的自然组与行政村相距7公里,学生步行需2个小时。  

  要在这样的地方发展学前教育,难!何况,古丈经济欠发达,2012年,古丈县全年财政收入只有1.68亿元,由于教育基础薄弱,县财政安排教育支出尽管达到6857万元,但大多只能用于合格学校、校安工程、农村薄弱学校改造以及城区中小学扩容提质工程建设,对学前教育难以投入更多财力。截至2012年上半年,全县只有21个幼儿园,公办幼儿园仅3所,且其中18所属于简易园和未定等级的幼儿园,学前两年、三年入园率均不到50%。  

  “我们已经全面启动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,但也只是规划在乡镇建一所公办幼儿园,覆盖面不宽,对于散布于大山里的孩子们来说,到镇上上幼儿园路程太远,入园仍然是个难题。”古丈县教育局局长向水林说,目前政府没有财力大规模地在每个村建一所公办幼儿园,而在村里办民办园显然也不现实。  

  除了财力紧张,另外一个关键问题是师资紧缺。据了解,由于现在幼师占用中小学编制,没有专门的幼儿教师编制,古丈已多年没有招聘幼儿教师,目前古丈县全县专业幼师只有15人,农村学前班教师6人,均为小学教师转岗,而目前古丈正在规划在每个乡镇建设一所公办幼儿园,按照每个班“二教一保”的配备要求,每个乡至少缺12名教师,全县至少缺120名幼儿教师,更不用说对每个行政村派出幼儿教师。  

  居住分散、交通不便、师资缺乏、财力紧张,怎么破解山村幼儿入园难,不仅困扰着古丈县,也困扰着我国中西部偏远山区县、贫困县。  

  据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数据显示,2010年我国幼儿在入学三年前进入幼儿园的比率仅为55%,且发展极不均衡,城市幼儿基本普及,而在广大中西部农村地区,由于经济发展水平低、居住分散等原因,多数幼儿缺乏进入幼儿园的机会,在很多贫困乡村,幼儿学前教育仍是空白。  

  “教育要公平,首先在于起点公平,而这个起点公平,必须下延至学前教育。但问题是,广大山区农村幼儿享受不了幼儿教育,又何谈起点公平呢?”古丈县教育局副局长彭晓军说。  

  创新思路让80%的边远山村有了幼儿园  

  一年之后,一个试点项目的实施让古丈县教育局人心振奋,让山村家长喜笑颜开。“学前教育,现在可算是我们古丈县教育的一张名片。”向水林说,2012年上半年,古丈县幼儿毛入园率还不到50%,但今年,幼儿毛入园率就到达到了87.29%。  

  仅仅一年时间,何来如此大的转变?这不能不说到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2012年正式发起的“山村幼儿园计划”。  

  2012年5月,北京来的3位客人走进古丈县,并先后3次深入各村寨、农家实地调研,他们是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秘书长卢迈和副秘书长崔昕、方晋。2012年9月中旬,该基金会确认资助古丈“山村幼儿园计划”项目并参加了签约仪式,还及时拨付项目的实施款项100万元。  

  这项被向水林称为“具有战略性、先导性、试验性的民生工程”启动了。  

  从项目筹备到实施,古丈县委、县政府相关领导高度重视,县委书记杨彦芳组织实施了全县范围的调研活动,“前前后后花了2个多月时间”,第一期确认坪坝等4个幼儿人数较多的乡镇各建10个山村幼儿园,大部分以现有村小和闲置校舍为支撑平台,部分利用村委活动室或租赁民居设立幼教点。项目首期实施3年。  

  彭晓军说,具体来说,就是由县财政拿钱,对现有村小或闲置校舍以及村部进行维修改造,首批40个幼教点花了68万元,并为每个幼教点配备了电视机、课桌椅、饮水机、电子琴、毛巾、水杯、教材、专用书柜、桌面玩具等,使各幼教点焕然一新。师资则由本村或邻村村民志愿者担任。基金会给每个幼教点的投资额为2.5万元,主要用于志愿者的生活补贴(每月1000元)、交通补贴(每月200元)、幼儿营养餐补助(每人每天1元)以及设备购置、培训费用、教材费用等,“幼儿园入园全免费,不用掏一分钱,此举深得民心”。  

  由于首期启动只有40个幼教点,仅占古丈县行政村的28.6%,该县偏远山村仍有近1000名幼儿不能得到入园保障,未设立幼教点的乡镇和村寨群众需求和呼声较高。因此,该县在今年暑假启动了第二期山村幼儿园建设,共建38所,设备配置与首批相当。  

  截至目前,古丈县80%的边远山村都有个幼儿园,78个山村幼儿园,让遍布于大山深处村寨的1113名幼儿,从此有了快乐家园。  

  “本来计划今年再设置60个点,但通过调研,一些村寨因为幼儿太少,所以暂时没有实行。”彭晓军说,“不过我们总共只用了200万元,就实现了幼儿园的基本覆盖,这在过去是想不到的,我们力争到明年建成100所幼儿园,覆盖全县所有山村。”  

  在他看来,“山村幼儿园计划”最大的突破在于办学思路的突破,政府不再包办,政府及教育行政部门、公益组织、学校、村委会、志愿者等多方力量参与,尤其是志愿者的参与,解决了师资紧缺这一最关键的难题。  

  2012年计划实施之初,古丈县便定向到村面向社会公开招募志愿者,一个村报名人数在2人以上的,还要进行笔试、面试、品行考察等环节,目前,78个山村幼教点78名志愿者全部招满,其中志愿者年龄在18至30岁的有60人,30至40岁有18人,大专及以上学历21人,高中(中专)学历49人,初中学历8人,读过幼教专业的有25人,有过幼教工作经验的有8人。志愿者采取政府(县乡镇政府、村委)和教育系统(教育局、中心学校)两条线的管理方式。  

  “我们招募时,考虑的首要一点是志愿者要热爱幼教,热爱孩子。”彭晓军说,为了提升志愿者素质,县教育局组织所有志愿者到湘西民族职业技术学院进行了为期10天的培训,每个月还组织所有志愿者到县里参加一次本土专家培训,同时,还进行优秀志愿者评选,今年已经评了6名优秀志愿者。  

  记者在多个幼教点看到,一些志愿者已经具备较为专业的知识,在与孩子交流沟通以及讲故事、跳舞、做游戏等方面,都能得到来访县教育局专家的点头。  

 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古丈项目负责人郝志荣表示,志愿者服务方式回避了农村幼儿教师数量和编制不足的瓶颈问题。我国县级中等职业专科学校一般都开设幼儿教育专业,农村返乡大学毕业生数量也不少,“山村幼儿园计划”不仅为这些职校学生、大学毕业生提供了很好的实习和就业机会,而且为他们今后进一步就业创造了良好条件,并为当地幼教事业培养和储备了人才。因此,“山村幼儿园计划”采取志愿者服务方式,从组织方和志愿者两方面来看,都具有可持续性。  

  能否在更多贫困山村推广  

  “山村幼儿园计划”实施一年,让向水林信心倍增。在他看来,山村幼儿园已经让古丈幼儿精神面貌焕然一新,甚至对古丈县的基础教育都将产生深远影响。  

  “一个最基本的佐证是,孩子们通过上幼儿园,学会了基本的文明礼貌,培养了良好的行为习惯、生活习惯,这些东西,等到一年级入学时,老师就不用再费心去培养,至少省了一年时间,这就对基础教育产生了很好的影响。”向水林说,孩子上幼儿园,对智力开发、性格形成、交际能力等方面都会产生有利影响,他们的起点都会比原来高很多,“从这个意义上看,我们是迈出了教育公平的第一步。”  

  记者深入古丈县默戎镇、坪坝乡、河蓬乡、罗依溪镇等乡镇村寨,的确深刻地感受到了这项计划给村民带来的喜悦,也深刻地感受到了山村幼儿园给孩子们带来的转变。  

  58岁的河蓬乡丫角村老人张珍翠告诉记者,有了山村幼儿园,有老师教了,孩子不要家长照看了,家长有空干农活了,又不用出一分钱,“这样的事真是大好事。”而坪坝乡亚家村老人陈红秀则高兴地发现,爱哭、爱发脾气的3岁小孙子自从到幼儿园后,不仅性格变好了,还学会了唱歌、跳舞,这让全家人都很高兴。  

  记者了解到,“山村幼儿园计划”在古丈实施一年,得到了古丈各村委会的大力支持。按要求,村委会不仅要担负直接管理的责任,还要负担幼儿园的水电费。事实上,不少村委会还在校舍维修、教育设施等多方面给予了支持。如坪坝乡张家坪村委会花费近万元把学校围墙建好;罗依溪镇石碧村村委会不仅给学校买来了灶具、大型游乐设施,还向民政部门请求资助,建好了幼儿休息室。张家坪村村主任张铜锤说:“这是一件惠及民生的好事,老百姓都很欢迎,我们也很支持。”  

  “对于老百姓热烈欢迎的好事,我们正在探索如何把它做得更好。”负责项目具体实施的古丈县教育局职成股股长康加好说,目前最关键的任务是要提升办园质量,为此教育局在教育教学内容和作息时间上作了统一要求。“我们强调的是,坚决反对幼儿教育小学化,为此我们还发了告家长书,阐述小学化对幼儿成长的不利。我们提倡办出富有苗家、土家特色的幼儿园,提倡办得千姿百态,不拘一格。”康加好说。  

  那么,这项广受欢迎的民生工程,3年之后怎么办?向水林告诉记者,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已经有意向继续对古丈项目进行支持。“一年200万就能把山村幼儿教育开展起来”,毕竟花钱不多,向水林更期待政府能把这一项目接过来。  

  实际上,“山村幼儿园计划”已在我国青海乐都、云南寻甸、贵州松桃、新疆吉木乃、四川洪雅等7省9县实施,共计665所山村幼儿园,657名幼教志愿者,1.7万余名幼儿通过该项目享受到了学前教育。  

 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有关负责人认为,虽然在投入水平和硬件设施方面,山村幼儿园与正规幼儿园有一定差距,但它适应农村的特点,符合农民的要求,同时在教学管理和教学方式上非常正规和先进。幼儿园采取“混龄教学”,具有“大孩子带小孩子,小孩子促大孩子”的特点,尤其有利于提高幼儿的社会交往能力。县教育局组织县级示范幼儿园,每月两次对志愿者进行集中培训。同时,还在县级示范园选用一批优秀教师,与志愿者结成帮扶关系,定期下乡指导。根据农村幼儿特点,编制了教学大纲和教师用书,志愿者根据大纲编写每天的教案、组织教学,并接受考评。山村幼儿园在师资水平、教学方式等方面,反而比一些农村正规幼儿园更具优势。  

  在青海省乐都县,“山村幼儿园计划”项目实施两年以后,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委托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领域专家,对乐都县早教点幼儿、相似地区未入园幼儿及城镇幼儿园幼儿进行了大规模抽样测试,测试结果表明,乐都早教点幼儿在语言、动作、认知、记忆、社会规则、情绪情感等领域发展水平,与城镇幼儿没有显著差别,显著高于相似地区未入园幼儿。  

  而古丈县教育局在项目成功实施一年且考察了青海、甘肃、贵州等项目后认为,“山村幼儿园计划”是在探索以最小成本实现最大效果的中西部贫困农村学前教育模式,目前的评估结果显示,这个模式尊重学前教育发展规律,能以较低成本达到预期效果,可期望该模式在未来推广使用到更多贫困农村。在他们看来,我国中西部广大地区特别是山区县,经济条件、地理特征等都与古丈县相似,古丈县等县的试点项目对这些地区具有示范意义和推广价值,对于其他平原地区发展农村学前教育也有参考价值。  

  古丈县教育局有关人员认为,“山村幼儿园计划”一是投入不高,早教点每个儿童每年的教育成本仅为400至550元,这种早教模式投入低、产出高,社会效益显著。政府完全有能力推广这种模式,并能有规划、有计划地开展,由县财政拿钱给予志愿者补贴,对于财政普遍困难的中西部山区县来说,负担也并不重。二是对于大县来说,人才多,志愿者素质高,财力更雄厚,山村幼儿园开展起来更有利,同时,志愿者并不是教师或代课教师身份,也不会造成后续负担。此外,“山村幼儿园计划”模式不仅让山村幼儿接受了基本学前教育,而且解决了部分人的就业问题,一举多得,极具社会效益。  

  不过,有关负责人也认为,这种模式并不能担负起中国山区幼儿教育的未来,它只是目前经济欠发达条件下的一种过渡手段,只能让孩子得到最基本的学前教育,“真正要从‘有’向‘好’、向‘优’发展,仍需国家做好长远规划和顶层设计,尤其是要解决好幼儿教师的师资问题”。(本报记者 阳锡叶 通讯员 王振亚 何文 石明) 

  《中国教育报》2013年11月21日第3版


【字体: 】【打印】【发表评论】【推荐】【纠错】【关闭
{编辑:刘继源}

教育信息

版权声明

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教育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教育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
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XX(非中国教育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
  如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存在问题,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,联系电话:(010)82296588

细览版权信息